「電話來了,電話來了,快接電話!快接電話......。」

 

靜默的房間裡突然間響起一道手機鈴聲,調皮地鑽進宛蓁的耳裡,讓平靜的面容浮現出一絲不悅,半翻起身子,伸手往枕頭旁一抓,微睜單眼,朝手中的手機螢幕看了一眼,隨即長嘆出一口氣,甫無奈地接起電話。

 

「喂?」

 

「喂?是姐姐嗎?」

 

「是,不然是妳媽媽嗎?」宛蓁翻了翻白眼,些許不悅地回道。

 

「呃......。」電話的另一端錯愕地頓了頓,過了一會兒才繼續開口:「姐姐在睡覺啊!對不起。」

 

「沒有關係,反正已經被叫醒了。」嘴上是這麼說,宛蓁早在心底將該死的妹妹搥扁了好幾次。她無奈地輕吁一口氣,揉了揉眼皮,問道:「話說,妳打給我有什麼事情嗎?」

 

「哦哦!是這樣子的,姐姐現在有空嗎?」

 

「沒有,我還要繼續補眠......。」宛蓁語畢,直接將頭整個埋進枕頭裡。

 

「姐姐還要睡啊,已經從早上六點睡到現在了耶!」電話沒好氣的說,沒有聽到宛蓁的回話,又喊了一聲:「姐姐?」

 

宛蓁依然沒有回話,不過卻傳來一陣舒服地打呼聲。

 

「姐姐不要再睡了!」電話大聲的喊道:「姐姐起床!」

 

「嗯......?」宛蓁半睜眼睛地說道:「發生什麼事情?地震嗎?」

 

「對啦!地震一來就把姐姐壓死了,麻煩請姐姐離開溫暖的被窩好嗎?」

 

「哦,好啦!」宛蓁一臉不情願地揉了揉眼皮,走下床舖「那妳到底有什麼貴事要找我?」

 

「那個......。」電話那端猶豫了一下,才接話:「姐姐先來我工作的地方找我吧!先這樣,掰掰......。」

 

「等一下,欸............。」

 

回應宛蓁的只有無止境的嘟嘟聲,她抬起頭,望向高掛在牆壁上的時鐘,時針指著3,分針剛跳過12,接著忍不住又長嘆了一口氣。

 

「只好去了,不然又要挨罵了,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搞不清楚誰是姐姐,誰是妹妹呢!」宛蓁苦笑地搖起頭。

 

她立即走向大門,抓起披在旁邊椅子上的外套,仔細地穿上身上,接著拉開門板,步出屋外,然後咔咔地兩聲,房間恢復一片寧靜。

 

  ※     ※      ※      ※      ※

 

「答答答......。」

 

滿天的鍵盤聲有如春雨般落下,過了一會兒,宛蓁忍不住伸起懶腰,活動活動一下僵硬的筋骨,不自覺地朝左一望,一個嬰兒臉上掛滿幸福的笑容窩在她在大腿邊,看著他天使般的容貌,忍不住伸手輕捏了一下他的臉頰,腦海中回想起妹妹說的事情......

 

「姐姐對不起啦!」妹妹走到宛蓁的面前坐下「這個時候還叫妳出來。」

 

「沒有關係,反正那時候我也該起床了!」宛蓁露出一抹莞爾,揮了揮手,目光不經意地望向妹妹的手上「咦?他不是阿姨的兒子嗎?怎麼在妳這裡?」

 

「這個嘛,就是我要找姐姐的原因。」

 

「怎麼了嗎?難道阿姨生病了?」

 

妹妹沒有回應,只是搖了搖頭,過了一會兒才開口:「阿姨她......。」

 

宛蓁見狀,也著急的追問:「快說啊!阿姨她怎麼了?妳不說我怎麼知道。」

 

妹妹遲疑的看了宛蓁一眼,才緩緩地開口:「阿姨她......她過世了。」

 

「什麼?!」妹妹的話宛如天雷轟頂,宛蓁的腦海中瞬間變成一片空白,她不可置信地追問:「妳......妳再說一次。」

 

「阿姨過世了。」妹妹重複。

 

「怎麼會......。」宛蓁一臉錯愕地看著妹妹,接著輕吁了一口氣,故作冷靜的問:「可以說一下阿姨發生什麼事情嗎?」

 

「嗯。」妹妹點點頭,輕拂過手中嬰兒的臉龐「阿姨是被哥哥發現過是在家裡的,警察說找不到他殺的痕跡,所以就草草結案了,可是阿姨很奇怪......。」

 

「很奇怪?」宛蓁緊皺起眉頭「這怎麼說?」

 

「嗯......。」妹妹遲疑了一下,接著道:「阿姨的身體就像是被吸乾似的,整個人都變成人乾,聽說阿姨的死因就是失血過多,連一滴都沒有......。」

 

「怎麼會......。」

 

聽完妹妹講的話,宛蓁隨即陷入沉思,沉默瞬間充斥在兩人之間,良久,妹妹啊地一聲,劃破沉默。

 

「我記得警察還說阿姨的食指上有兩顆像是咬過的齒痕,不過很小,就沒有在研究了。」妹妹一臉努力回憶的表情,瞬間露出一絲不捨,輕嘆了一口氣「只有這個,阿姨就沒有其他的外傷了。」

 

「是吸血鬼嗎?」宛蓁笑道。

 

妹妹聞言,也彎起一抹淺笑「可能是哦!」

 

「嗚啊哇哇哇哇哇......。」

 

一陣哭聲將宛蓁從回想中拉回現實,才發現自己突然在桌上睡著了,搖了搖頭,一邊笑著自己,一邊抱起大腿旁的嬰兒哄著。

 

「乖,不哭,不哭哦!」

 

宛蓁用食指在嬰兒面前不停地畫圈圈,嬰兒見狀,伸出可愛的小手抓住眼前的手指,開心的笑了起來,接著將手指送到嘴巴裡吸著。

 

「原來你這個小傢伙肚子餓啊!」宛蓁看著嬰兒吸著自己的手指,不禁微笑了起來,轉頭望向妹妹給自己的包包「可是牛奶已經沒了耶,沒有關係,手就給你吸吧!」

 

看著一臉幸福的嬰兒吸著自己的手指,宛蓁突然地打起哈欠,接著趴在桌子上想繼續剛才的夢境,良久,忽然覺得手指一痛,一股莫名的疲憊感旋即湧上身子。

 

「怎麼會突然覺得這麼累......。」語畢,宛蓁緩緩地闔起雙眼,留下嬰兒開心地吸著自己的手指。

 

      ※       ※      ※      ※

 

「姐姐?」妹妹敲了敲大門,不死心地又喊了一次:「姐姐在家嗎?」

 

──奇怪,平時我喊成這樣姐姐就會起床啦?難道姐姐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

 

妹妹不敢再往下想,馬上從包包裡拿出自己偷偷去打的鑰匙,迅速的打開門,一進入房間,妹妹隨即瞪大雙眼,接著扯著喉嚨大叫。

 

房間裡一個瘦的像是人乾的人,頭趴在桌子上像是正在睡覺,懷中的嬰兒一看到妹妹,旋即露出天使般的笑容,呀呀地開口說話,雙手不停地在空中抓啊抓的,嘴角緩緩地滑落一條紅色的液體。

 

〈全文完〉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凜諸 的頭像
夜凜諸

   ミ☆夜明諸遺盒ミ★

夜凜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