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這句話的時候,你(妳)已經點入死亡名單內了!請相信我,我不是詐騙集團,其實我也是受害者之一,不要點右上角的叉叉,要不然後果......。 

那天,我點開了一個故事,故事裡敘述著一個主角看完網路上的故事之後,無視最後一句話的警告,直接關掉故事的視窗,結果當晚被鬼追殺,到最後主角利用剩餘的時間打了一篇警告文,發送到網路上後,直接慘死在電腦前......。 

看完這個故事,我不禁伸了一個大懶腰,直呼好看。握著滑鼠捲到故事的尾端,看到那句警告語,我忍不住狐疑地緊皺起眉頭。 

「千萬不可以按右上角的叉叉?」我直盯著這段用中文打成的句子喃喃自語,卻不了解其中的涵義,「為什麼不能關掉?是說......關掉故事視窗會怎麼樣?」 

懷著好奇的心理,繼續抓著滑鼠往下拉去,一開始的回應都是『很恐怖。』『很好看。』之類的,正想說沒有什麼,用移至右上角關掉視窗的時候,一個回應闖進我的視線中,動作頓時定格,疑惑地直盯著那句話瞧。 

『千萬別點下叉叉,那個詛咒是真的!』 

「這是什麼鬼?」我眨了眨眼,「這個哪有可能是真的哇!」 

我笑著搖了搖頭,伸手直接把故事視窗關掉,轉頭看了白色地牆壁上的時鐘一眼,才發覺時間已經不早了,點開開始鈕按下關機後,從容地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。 

在我閉起雙眼,正要假寐的時候,房間外面猛然響起一道敲門的聲音,而且越敲越猛,像是在宣示著自己的存在。 

「來了!來了!」我抓了抓頭,一邊走出房間,一邊有些不耐煩地喊著。 

看著鐵門旁邊的窗戶,有一道比較深黑色的輪廓站在黑漆漆地外面,想必又是忘記帶鑰匙出門,要別人幫忙開門吧!真是的……。 

「是誰啊?」基於保險,在打開鐵門前,我開口問道:「誰在外面?」 

「你爸啦!還有誰......。」熟悉的聲音隨即在門後響起,不時還敲了幾下,「還不快開門!」 

「喔,好啦!」我應了聲,拉起上下兩個門栓,轉開鐵門上三段式的鎖,心中忽然地湧上一股不安,每轉開一段,那種感覺就越強烈,直到鐵門被打開後,一道聲音遽然閃入我的腦海中。 

『今天我不回家了!門記得要鎖好蛤!』 

熟悉的叮嚀在不停地我的腦海中迴繞,好幾個問號不斷地在頭上冒了出來。 

──爸爸說不回家,為什麼現在會在外面?不可能啊!那、那現在在外面的人是誰? 

外面......!? 

一回過神來,我才發現鐵門正緩緩的打開,門外一片漆黑,一股肅殺的氣息從漸漸開啟地門縫中不停地流洩出來,我下意識地衝前上拉住門把,接著朝自己的方向奮力一拉,將門關了起來,這個動作像是用了極大的力氣似的,不停地在鐵門前粗喘著氣。 

「你為什麼又把門關起來?」熟悉的聲音再次在門外響起,冷汗不斷地沿著臉頰滑落,周圍的氧氣越來越稀薄,宛如一股力量壓住胸口,害我差一點喘不過氣。 

我努力地吞下口水,緩和了一下情緒,接著輕啟顫抖的嘴唇問道:「你、你到底、到底是誰?」 

「我是你爸啊!」低沉的聲音邊敲邊說,宛若在述說著自己的不悅,「你到底要問幾次?快開門!」 

「你、你不是我爸!」我堅定地說:「你到底是誰?」 

「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。」門後突然傳來一陣大笑,聲音宛如從地獄裡發出來似的,熟悉的聲音漸漸扭曲變了調,一股寒氣冷不防地從背脊竄上,像是千萬隻螞蟻爬上身體般的毛骨悚然,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 

天生的直覺一直告訴我,門外的絕對不是爸爸,要趕快離門遠一點,絕對不能開門!我大吐了一口氣,鼓起勇氣地衝上前,迅速地將上下兩個門栓拴上,接著快速的把三段式的鎖轉上,轉完最後一下時,門外突然碰地一聲,嚇的我立刻跳離鐵門,直接跌坐在地板上,一臉驚魂未止地望著鐵門,眼前的鐵門還是不斷地被敲打著。 

「碰碰碰碰碰碰碰碰......。」 

我繃緊著神經,直盯著眼前的鐵門,門每響一下,像是敲在心頭上似的,心跳隨即多跳了幾拍,恐懼宛如一層薄薄的膜快速地包圍在我身旁,裡頭的氧氣漸漸地被吸光而呼吸慢慢地急促起來。 

過了一會兒,敲門聲突然地停了下來,頓時沉默凝結在客廳,安靜到剛剛的敲門聲,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。 

──走、走了嗎? 

我暗自在心裡自言自語。 

我緩緩地爬向鐵門,舉起顫抖的右手輕輕敲了幾聲,良久,鐵門都沒有任何回應時,我才鬆了一大口氣,積在胸口的悶氣也退去了不少。 

「真是的,害我嚇成這樣......。」我緩緩地站起身,拍了拍幾下屁股後,仔細地低頭檢查著自己的身體是否有受傷,「要是被我找到在外面裝神弄鬼的人,他就倒、大、楣、了!」 

「咦?」才轉過身子,正要邁開腳步,走離鐵門的時候,卻感覺腳被抓住不能移動,低頭一瞧,才發現腳是被淺黑色的繩子綁著,我下意識地蹲下身子,想把繩子拉開,但是發現自己抓不到繩子,「怎麼會這樣?」 

正確來說是摸不到那條淺黑色的繩子,指尖直接穿過繩子碰到腳踝,我之所以知道摸到腳踝是因為手指穿過繩子之後,才發現那條繩子是透明的。沿著淺黑的繩子尾端望去,赫然發現末端連接著鐵門底下的門縫,而鐵門的影子卻在門檻附近,而顏色比淺黑的繩子更淡。 

「怎麼都動不了?」使勁地想抬起腳,我的腳卻像是被黏了強力膠似的,整個腳黏在地板上,連離開0.5公分都不行,「這是什麼鬼東西?」 

「哼!」背後猛然傳來一陣低沉的悶哼聲,我整個身體微微一震,接著緩緩地轉過頭,朝聲音的來源望去,發現門縫裡鑽出一個沒有五官的人影,正兩手抓住我的腳,扭曲的語調充滿著怒氣,「你不讓我進來,我就自己進來了!」 

「鬼、鬼啊啊啊啊!」看著眼前的黑色影子,我不禁大喊出腦海中的答案,死命地邁開步伐想要逃跑,腳卻依舊黏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。 

「去死吧!」 

背後吼來一道扭曲詭異的聲音,像是世界上所有的聲音混雜在一起般咆哮著。我下意識地轉過頭朝背後看去,黑影旁邊像是手的部分,漸漸地匯集成銳利的刀子,接著往我的方向撲了過來。 

我頓時瞪大雙眼,張大了嘴巴,接著舉起雙手護在眼前,反射性的緊閉上雙眼,然後在被恐懼籠罩的心裡拼命地大喊著。 

──救命啊! 

猛然身邊湧上一股莫名的暖流,感覺暖流漸漸地包覆在自己身上,我緩緩地睜開雙眸,發現自己正被包圍在不可思議的光裡,那道光像是白色的花朵般以我為中心地綻放開來,我卻感受不到自己半點的訝異感,恐懼宛若見光死似的,瞬間在心中消散,一道道暖流不斷地從身上流過,像是母親的擁抱似的,好溫暖、好溫暖......。 

接著一陣猛烈的撞擊聲傳來,將我拉回現實中,朝聲音的來源望去,我身上的光束不停地射向黑色的影子,它正半躺在鐵門前,一道充滿怒氣的眼神從它沒有五官的臉上瞪來。 

「嘖!以為這樣就可以抵擋我嗎?」黑影奮力地將雙手的束縛拉開,接著往自己身上的光束抓去「你們想太多了!」 

黑影直接光束拉成兩半,光束發出清脆地叮一聲,隨即沿著自己身上的光瞬間崩散,我看著眼前的情況,瞪大了雙眼,一股無力感襲上雙腿,軟坐在地上。 

「你、你、你要做、做什麼?」心裡的恐懼感再次席捲而上,想站起身逃跑,顫抖地四肢卻不聽使喚的站不起身,我只好緩緩地挪動身子,企圖離開那可怕的存在。 

「我只是想完成詛咒而已......。」黑影緩緩地走向我,全身蔓延著紫黑色的肅殺氣息,頓時會令人窒息且有種不寒而慄感,「一切就都會結束,很快就都解脫了!」 

我努力地吞下嘴裡多餘的唾液,小心翼翼地問道:「什麼詛咒?」 

「我為什麼要向快要死掉的人說明呢?」 

「那剛剛那道光是什麼?」我依舊不死心的提問:「而你詛咒解除的目標是什麼?」 

「你煩死了!」眨眼之間,黑影衝上前拎起我的衣領,將我整個人舉在半空中,我立刻嚇的閉下雙眼,「不過人類常常說什麼『死後要瞑目』,我就發個仁慈心好了。」 

我微睜單眼,發現黑影臉的部分咧開詭異的淺笑,語調中充斥著笑意道:「剛剛那道光是你們家沒有用的神明用的,唉!以為那樣就可以把我驅離家外,那個老人會不會想太多了?」 

「那、那詛咒是什麼?」我忍住嗆鼻的屍臭味不停摧殘著嗅覺,臉上滑落的液體已經不知道是淚水還是冷汗,「你、你解除的目標是什麼?」 

「就是……。」黑影再次發出詭異的扭曲笑聲道:「殺、了、你。」 

聞言,我不禁倒吸一大口寒氣,隨即被屍臭味嗆到咳起嗽來,眼眶裡不自覺地堆疊起淚水。 

──我就這樣死在這裡了嗎? 

我暗自在心中喃喃自語。 

──不對,如果是那篇故事的話,那怎麼會還有人打出那篇警告文?一定周旋的餘地,一定有! 

「是因為那篇故事嗎?」雖然在心裡已經有一個底,但是我依然好奇地提問:「就是剛剛我關掉電腦前的那篇故事。」 

黑影聞言,旋即疑惑地蛤一聲,歪頭望向天花板,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,過了一會兒才扭回頭,笑道:「你以為我會因為一篇故事而殺人嗎?」 

「難道不是嗎?」 

「嘖嘖‧想不到你這小鬼這麼聰明……。」黑影讚許地點了點頭,詭異的淺笑又拉開了一些,「是的,我就是因為那篇故事,而來抓你的,我知道你想問我原因,原因就是你按下關閉鈕,等於就是把自己的生命終結掉,生命終結的意思就不用我說明的吧?」 

「怎麼會……。」冷汗不斷地滑落我的臉龐。 

「好啦!說故事的時間結束囉,小鬼頭!」黑影的手突然地向上掐起我的脖子,瞬間大力地緊縮,頓時壓迫到我的呼吸管以及食道,嚇的我倒吸一大口氣,卻吸不到任何的氧氣,一股悶氣積在我的咽喉裡,想退也出不去,想吞下也下不去,喉嚨只能發出啊啊啊啊地聲音,「你再怎麼發出聲音,在這裡是任何人都聽不到的,所以你就安心地死、吧!哇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。」 

腫脹的肺部不停地在呼喊著需要氧氣,大腦也開始亮起紅燈,而意識漸漸地模糊,眼前的景象也緩緩地變的一片雪白,雖然心底已經知道家裡的神明壓不住這隻厲鬼,可是我依舊在心中呼喚著奇蹟的到來。 

──不管是什麼都可以,快救救我吧! 

在耳邊迴繞起的扭曲笑聲不停地摧殘我的耳膜,猛然笑聲變成一道刺耳地尖叫聲,眼前雪白的景象更亮起另一陣光芒,身體有種無力感,宛如漂浮在半空中似的,感覺沒有多久身子就撞上了硬物,全身蔓延起一股劇痛,接著氧氣瞬間鑚進我的鼻腔裡,嗆的我咳起嗽來,視線也漸漸地轉為清楚,映入眼簾地是黑影半坐在對面的白牆邊,正惡狠狠地瞪著我瞧,胸口頓時有種灼熱感,伸手一抓才發現是護身符。 

──太好了!上次跟爸爸去廟裡拜拜,拿到的護身符果然有用。 

我暗自在心中鬆了一口氣,接著在迅速地開始在心裡盤算。 

──我記得護身符裡面裝的是……,或許可以拿來用! 

「可惡,我太大意了。」黑影不滿地大吼:「都是那個該死的護身符!」 

尾音未落,黑影一動起身子,瞬間就出現在我的眼前,順勢舉起漸漸變的鋒利的右手,然後朝我的腦袋落下,「去死吧!」 

我直接扯下脖子上的護身符,冷不防地將符按在黑影的額頭上,黑影宛如被卡車撞到似的,頓時向後飛去,狠狠地撞上木桌,桌上的東西隨之紛紛地落在黑影身上。 

見狀,我慌張地一面奔下樓梯,一面護身符的開口拉開,到了樓梯口就立刻將符內的香灰跟符灰均勻地橫畫了一條線,然後奔去一把抓起家中熟悉的陣邪用具,不管有沒有用,直接全部掛貼滿整個樓梯,接著衝去將電腦主機的電源開啟。 

「噠、噠、噠……。」 

下樓梯的聲音突然地在背後響起,頓時心中震了一下,我緩緩地扭過頭望去,正看見黑影慢慢地走下樓梯,用食指穿越過樓梯的界線,離開樓梯界線的食指尖端像是烤焦似的,冒出陣陣的白煙,黑影卻一臉不在意地走下階梯,看著樓梯口笑道:「喔?這些東西不錯喔!我看你可以撐多久,哈哈哈哈哈……。」 

刺耳的扭曲笑聲再次摧殘著我的耳膜,讓我忍不住微瞇雙眼,雙手摀住耳朵。 

──不行!這樣我不能做事情。 

我暗自在心中喃喃自語,接著在桌上胡亂抓起一副耳機掛上,感覺笑聲沒有這麼刺耳後,才快速地握上滑鼠點開網路,然後登入論壇裡,滑鼠在墊子上滑動了幾下,不久,我的臉上不自覺的泛起一抹笑容,心中的恐懼也消逝了不少。 

「好了,我時間也給你夠久了!」黑影一開口,我隨即扭過頭,聲音的來源望去,它正在扭動著自己的身體,像是運動員要參加比賽前的暖身似的,接著迅速地對樓梯口出手,「我也該開始了。」 

黑影一碰上樓梯口的上方,頓時宛若被撞開似的,直接往後飛去,狠狠地撞上牆壁,然後慢慢地滑落到地板,它一臉不可置信地盯著前方瞧:「怎麼會……?」 

「你在試幾次都會沒有用的。」我站起身,緩緩地走向樓梯口,抓起旁邊的桃木劍,接著看了黑影一眼,然後搖了搖頭,「很不巧,我是那個論壇的管理員,所以我剛剛已經把那篇故事刪除了,所以詛咒也會消失。」 

「不可能……。」黑影先是慢慢地搖了搖頭,接著歇斯底里地朝我大吼:「不可能,這個絕對不可能……。」 

「不然你可以試試看啊!」我冷笑。 

黑影聞言,二話不說直接衝向前,撞上由香灰跟符灰所形成的無形牆,但這次卻沒有將黑影擊退,而且黑影的腳已經開始緩緩地離開了樓梯口。 

──不妙! 

我暗自在心中大喊。直接將手上的桃木劍拔離劍鞘,一股腦地衝上前,揮劍朝黑影身上刺去,就在劍的尖端要碰到黑影之際,眼前突然亮起一道光芒,接著胸口傳來一陣劇痛,我忍不住緊閉起雙眼。 

「哎呀!你腳軟嗎?」黑影假惺惺地問道,語調中充滿的笑意:「要不要我幫你扶著?」 

「不、不用。」我吃力地回應。 

身上的劇痛快速地蔓延到全身,一股無力感再度襲上大腿,我直接軟坐在地上,周圍的氧氣像是越來越稀薄似的粗喘著氣,頓時看見我手上的桃木劍從中央直接斷裂,而我的胸口則是一個血色的劍鋒突起物貫穿。 

「怎、怎麼會……?」我訝異地問道:「怎麼會這樣?」 

「早就跟你說這些東西對我沒有用了,你還不相信!」黑影蹲下身子,臉上泛起詭異地淺笑,說明道:「在樓上我只是失誤而已,你還真的當那個破符有用啊?小鬼你想太多了!」 

「你、你耍我!」我吃力地不滿道,「等我死之後一定要找你報仇!」 

「再說囉!」黑影擺了擺手,「那我先去下面等你啦!」 

黑影說完,瞬間從眼前的空氣中消失,我的視線也漸漸地轉為模糊,呼吸也慢慢地變的很吃力。 

──不行,我一定要去求救! 

我吃力地站起身,隨即拉扯到痛處,無力感和劇痛再次蔓延到全身,讓我直接趴在地板上,眼前頓時一片空白,接著一陣地天旋地轉,讓我整個人就暈了過去。 

良久,寧靜且無人的客廳裡,響起一陣詭譎的鍵盤聲,半响,電腦主機就突然地自動關機,宛如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似的。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 

不知道時間飛逝了多久,我只知道我好睏、好睏,直到耳邊響起一道有如風鈴般的清澈閱讀聲,我甫緩緩地睜開雙眼,視線漸漸地從模糊轉為清晰,過了一會兒,才發現自己正飄浮在半空中,視野忽然地宛如透視眼般,透視過一整棟房屋,瞧見房間裡有一位女孩正在用電腦看網路故事,一雙疑惑地視線不斷地打量著電腦上的那段文字,暗自地喃喃自語:「千萬不可以按右上角的叉叉?為什麼?」  
  
女孩的這句話引起我的注意,我立即將視線移至她的電腦上,才發現是我自己打的那篇故事,這讓我不禁臉上彎起不明地笑容,接著緩緩地飄到那棟房屋的頂樓,邊用那女孩記憶中最熟悉的聲音,邊敲門道:「快來幫爸爸開門,爸爸忘記帶鑰匙了!」 
  
「喔,好!」房屋內立刻傳來女孩天真的回應:「等我一下,我馬上去幫你開門。」 
  
不久,眼前的鐵門緩緩地開啟,鐵門後的女孩一見到我,臉上隨即露出狐疑的神情,納悶地問道:「請問,哥哥你是誰啊?」 

我笑了笑,摸了摸她的頭道:「請妳記得看完故事,千萬不要按右上角的叉叉,請相信我!」 

「否則,就不要怨我,我也是要投胎的!」說到這,嘴角不自覺地彎起不懷好意的淺笑,「請問妳點下叉叉了嗎?」 

《全文完》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凜諸 的頭像
夜凜諸

   ミ☆夜明諸遺盒ミ★

夜凜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